February 21, 2020  
第一次买房2:庆幸我的“轻率”

本期故事的主人公老垦走得完全是两个极端。老垦的买房战线拉得过长,但是也够谨慎和仔细;而本期的大刘和孟太,从有买房这个念头到买下来,满打满算才一个月时间,他们回忆起来在国外第一次买房的经历,却很庆幸当年的“轻率行动”。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闪电”买房经历吧——

xin_460705250756518113669.jpg

我的一个朋友老垦 2000年移民加拿大,那会儿就要买房子,于是把国内的房产变卖转成现金捏在手里;从年头看到年尾、再从年尾看到年头;房子差不多看了最少过百套,一直到现在还没买房;而房价涨的当年可以付一半房款现在只能付个首期都不到了。

本期故事的主人公老垦走得完全是两个极端。老垦的买房战线拉得过长,但是也够谨慎和仔细;而本期的大刘和孟太,从有买房这个念头到买下来,满打满算才一个月时间,他们回忆起来在国外第一次买房的经历,却很庆幸当年的“轻率行动”。我们一起来看看,他们的“闪电”买房经历吧——

大刘的故事
90年代初,我买下了我到加国的第一所房子。

48dcdda244ef5b50d2e3a.jpg

  我在买房前也做了些准备工作,那时候房屋贷款没有现在那么容易,先要到银行去评估以确定能贷款多少钱。那是按家庭年收入做评估。有了银行的评估单才可以看房买房。那时候房价没现在那么高,根据我们的收入,银行只能贷款14万加币,我就在16万左右的房价位看房。一天我看了一套房是16.9万,想想价位还可以,可仔细看了一下,房太旧了,从长远来看,只有拆了重造才合适,那时我们的经济条件还不夠。可我们又挺喜欢这个地区。正好,在这条街上,有一套房要拍卖,就是我现在住的这套。心想来看看拍卖的情景,也好积累点经验,于是,拍卖当天我来到了现场。

 我想参加竞拍试试,但给自己定了个底价:19万。那也是我冒着风险定的价位,果然,拍卖成功后我左算右算还差1万,好在我在拍卖第二天上班时在同事们的帮助下解决了。

那天拍卖现场人不多,也没什么竞争,竞拍从15万起价,只有几个人竞拍,事后才知道都是房主的邻居。拍卖人讲些什么我都不关心,只盯住价码。19万到了,我就停止了竞拍。我一停止,价位不再往上升了,这时代理好像有点着急了,拍卖人放缓的速度,有两个人在人群里兜圈,一个人走到我面前要我再加拍,我说我过了我的底价,不加了。他说那你少加点试试。刚才都是5千一加的,我说我加500行吗?他说行。我就加了500。我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锤响,我中拍了。但拍卖人说了句:NO ON MARKET.我开始还不懂,后来代理说,在拍卖过程中,如果拍卖者说NOW ON MARKET,已经过了房主的底价,拍卖成功后,房主就不能反悔了。而NO ON MARKET 就是没过房主的底价,房主可以卖,也可以不卖。所以,拍卖完成后,代理把我叫到一边,说房主的底价是19万5千,现在是19万5百,如果我现在出19万5千,马上就可以成交了。我说我已经超过了底价了,再多我就不要了。代理见我那么坚持,就对我说,房主要回去商量,下午6点30分给我答复。

后来才知道,其实房主早就不在这儿住了,一个97岁的英国裔老太,两个月前在养老院去世了。子女来处理她的房产,来参加拍卖的是女儿,也60多了,她要回去同她弟弟商量。6点35分,我接到了代理的电话,让我带着支票去办公室办理成交手续,当然,只是交5%定金和签合同,房子真正属于我要在6星期以后。
亏得是当时的“轻率行动”,让我有了我到加国后的第一笔财产,如果是现在,我可能买不起了,因为现在我的房子的价格已经超过60万加币了。

小孟的故事

townhouses.jpg

 “1500尺,3个卧室3个洗手间,全屋实木地板,3层CONDO TOWNHOUSE,2年新,家电、家俱全送。31万。”算算,这个地段和这个价钱都相当核算,最称心的莫过于自己再装修会省去的麻烦,基于这些思考,立码拔通了地产经纪的电话,经纪也来了个干脆的,第二天可以看现房。晚上女儿、准姑爷回家,我把想法讲给他们,没想到他们居然给了我否定意见,理由是他们盘算着占据我的现住房,以后有机会帮我置处1000尺左右的做为交换,这让的心气一下就减了下来。不过既然已和经纪联系好,又是周末,权当玩去看看也无防嘛,当即做了看房的决定。

  周六一大早,我们一家四口开车直奔目的地。由于是周末,差不多有30分钟的车程。门铃过后,开门的女主人看样和我年岁差不多,同时我断定她是知识型女性,从里到外透着友善。也正是她的友善让我们得以无拘束地把房子里里外外的观查了个仔细,从而让我们应了那“无心插柳柳成荫”。

  进得门,我的眼前一亮,同时也看到老公、和持反对意见的女儿、女婿都透露出了欣喜。楼下装修为实木地板,30多平的大厅明亮宽敞,冬日的阳光几乎洒满整个房间,厅内电视墙采用旧石拼装,古朴典雅,用一间卧室改装的餐厅整齐有序的摆放着西餐式桌椅,边上装饰了酒柜。楼梯下方装修了一个储藏室,哇!还真不小。当时打趣老公说:“这个可以给你做卧室。哈哈!”奶黄色相同样式的窗帘、台布、显得格外协调。掀开盖着防尘布转圈的沙发,不只是新,样式居然更不落伍。餐桌、茶几下配备的地毯也用防尘布包裹着。

6a00d834520bb469e200e55091aabb8833-800wi.jpg

  进到主卧室,咱不说床、床头柜、衣柜、梳妆柜一应俱全,且全是一码的新,床垫还没有拆封。质地也当属上乘。卫生间、厨房装修一般,但却很实用,厨房摆放着冰箱还没拆封,厨房里消毒柜、微波炉、一样不少。厨房外还有个背阴阳台,我心下盘算,这里要是放点米啊面啊厨房常用的东西一定再合适不过了。抬头向上看,几盏吊灯也还合我的心。

  顺着装修显得结实大方的楼梯来到二层。出乎我的意料,二层居然没有我想的那样压抑,挑高有4米。楼上的格局基本与楼下一样。两室一厅。厅一样的宽敞,只是因窗没有楼下大,少了几许明亮。楼上主卧室也是滿堂的新家俱。厅的一侧装修的办公区,可以用来安排电脑,摆放书籍和装饰品。另一个房间装修布置为塌塌米式的茶室,独显别具匠心。这里显得格外宁静,当是和知心朋友谈心聊天的好场所。如果说楼下的吊灯算合我意,楼上的灯饰我应该用喜欢来形容了。

  二楼梯侧一个有十米的露台,孩子们高兴的说,哈这里BBQ合适呀。我想的是这里种点花花草草的可不错。

PatioPanache_6a.jpg

  不用商量了,他们的眼神足以证明了他们的意见。但在告别房主时我还是按惯例和房主说着:“我们再商量商量”。接下来是一家人欣喜的议论。不出所料,他们和我一样决定要下这房。老公在花钱问题上一向显得苛刻些,他能满意这房一定值,孩子们不用说我也明白:他们是看准了楼上的空间必属他们无疑。

  心动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安排实施方案了。我们先和经纪确定了购房的意向。说实话这个事对于一个家庭来讲真的不是小事情了,我的心有点往上提,尤其现在多少人在房屋买卖问题上出乱子,人财两空啊。我一晚上坐在电脑前,寻找事例,研究买卖合同政策。有话讲买卖房屋这个事就是麻杆打狼两头怕,我可是有了体会。但又想怕怎么办,总要办啊。

  这边有了卖房意向,我们再次和房主做到一起。怕的事还是发生了,房主落坐后,房价一下就飚生了2万,经纪过后说我们真的是少了几分矜持,让房主一下就看出了我们想要的心思。是啊!誰让我们真是想要呢。几个谈判回合下来,总算是双方各有所退,以30万5千定音。

500x332_1195500a0b0.jpg

   虽然在签订合同之间又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不过总算尘埃落定。那天我们一家人痛痛快快的出去搓了一顿。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手续等着我们。全家人分工,由我主办手续,老公孩子们在家打包,准备搬家。

    2月底,算算从朋友的怂恿开始,共计十四天,我搬家了。搬家不再复杂,有这一应俱全的新房垫底,咱也大方一把,只携带软行李。回头想想,还真庆幸当时的“轻率行动”。

——首发2009年3月《北美时报》

 
Posted by: Ingrid
Share

The trademarks MLS®, Multiple Listing Service® and the associated logos are own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the quality of services provided b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Used under license. The trademarks REALTOR®, REALTORS®, and the REALTOR® logo are controll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Homelife/Landmark Realty Inc., Brokerage, Independently Owned & Oper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