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 2020  
第一次买房3:我的“房奴”生涯

不敢娱乐、不敢生病、不敢高消费、不敢轻易换工作……“心里其实一直很担心,万一有一天丢了工作,那么贷款应该怎么办?”这样的担心是夕子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的,所有贷款购房者普遍拥有的心态。

U43P4T8D1101842F107DT20071211191642.jpg

 “房奴”,顾名思义,就是受到房子“奴役”,而成为房子“奴隶”的人。背负着银行贷款,供养着又爱又恨的房子。生活质量直线下降、家庭储蓄锐减,众“房奴”情绪低落、苦闷不堪。    

    在夕子调查的这些购房者中,显见的情绪是无奈、自嘲,而对于“房奴”的评价,则没有流露出后悔、痛苦的情绪。毕竟“房子总是要住的”嘛。近年来,“买房”成为都市一族生活中的大事,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买房的初衷开始越来越向“置业”靠拢,而不再以“宜居”与“够住”为目的。夕子在采访中发现,很多人的“置业”梦想,是在“投资”、“攀比”、“一次到位,品质生活”等的想法支配下完成的,但是在真正拥有“大房子”的梦想之后,很多贷款购房者发现,自己梦寐以求的“品质生活”却已经开始离自己越来越远。

  不敢娱乐、不敢生病、不敢高消费、不敢轻易换工作……“心里其实一直很担心,万一有一天丢了工作,那么贷款应该怎么办?”这样的担心是夕子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的,所有贷款购房者普遍拥有的心态。

      小刚,28岁,向夕子讲述了一个普通年轻人购房的不易。

imagesEE_20070914_085127_44128.jpg

 “我是2003年国内大学毕业后报名MBA到的加拿大,开始一直在小镇读书。两年后MBA毕业到多伦多找工作,05年开始供职于一家香港人开的金融公司。因为一直都拿学签,工作后拿工签一年开始申请移民,直到07年移民才下来。在小镇读书那会儿就搬了好多次家,后来到多伦多,原本想在一个地方多租一段时间,但是每次都出意外状况,不是房东要卖房子,就是房东的亲戚从国内来他临时决定不租那么长;搬家搬得心烦意乱,也就想找个稳定的家了。那时候,身边像我这样的同学朋友大都二十六七岁了,打算结婚的,不打算结婚的,有钱的,没钱的,甚至借债的,都在关注房产,考虑买房。毕竟每个人都想‘有个安稳的窝’”。

  “朋友说,凡是经历过买房的人,尤其是第一次买房的人,就像生死轮回了一次!

      身边有两个亲密的朋友小张和小郑,正准备买房,在接下来的3个月时间里,我基本上一有时间就全程陪同他们看房。朋友们都认为:现在存钱的速度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与其存钱买将来更贵的房子,不如现在借点钱先买房子。”

  “我们是年轻人,买菜购物看电影吃饭都用信用卡,在北美这块土地上已经很习惯用明天的钱去享受今天;所以买房子贷款已经不是让我们为难的事情了,只是要贷款多少年,每个月还款多少钱需要让我们好好思考。”

“看了三个月之后,风风火火的小张第一个掏钱付了定金;买了一个在YOUNGE和SHEPPARD的CONDO,里面带游泳池健身房甚至还有电影院保龄球馆,非常现代;2+1的房型,最终是33万成交的。而小郑随后而动,她买了一套位于MARKHAM的3室3个洗手间的两层5年新的小房子,房价是38万。” 

  “有了朋友的‘洗脑’,我经过了短暂的思考,并和家人沟通后,决定加入购房大军。”

  去年1月,小刚开始了费力耗时的“寻房”历程。

xin_57212030113394371448015.jpg

 “开始从自身的经济实力出发,我把买房的价格定在35万元左右,综合考虑到房价、配套设施、环境、离工作地点的距离等多种因素,我选择去Younge & Finch和Younge &Sheppard看房,最后又将范围锁定Younge &Sheppard附近。因为想着以后接爸妈过来玩,因为我酷爱玩电脑,家里光大大小小的电脑就有4台,于是还得给它们备一个单独的房间,所以房型定于3室2卫的。然而,这种房型在这个地段,不是客卧特别小,房屋结构不规则,就是总体价格远远高于我的心理价位。后来也考虑过买楼花,但是一问附近楼花的价钱吓了一跳,这个价位只能买得起1+1 BEDROOM的房子了。于是,我又回到二手房市场,继续寻房。

  “在‘寻房’的这一个多月里,我整个人基本上处于紧张与疲惫之中,想要找到好房子,而且价格又不能太高。看来天下从没有这样的好事,我被折磨得身体憔悴,精神不振,常常失眠,有时半夜还为找到理想的房子而兴奋。”

  “转眼间,夏天到了,虽看过许多楼盘,许多户型,还是没有找到适合的房子,于是,我将35万元购房的底线,跟着房价涨到了38万元。我清楚,这已经是属于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后来的每个周末几乎都在看房中度过,有的时候都不好意思麻烦地产经纪了,就自己从网站上搜出感兴趣的房子,然后跑去周边看看,如果网上有图片就好好研究一下房型和结构。自己看好了之后再找地产经纪去看,这样效率也随之提高了许多。”

“从炽热艳阳的夏天一直看到了枫叶飘红的秋天,终于一天,我最喜欢的一栋楼中有一套房子进入市场,楼层、户型以及朝向,包括楼内的附属设施都是我很理想的。看到房子的那一刻真有点像看到梦中情人一样,我压抑着自己喜悦的心情,跟地产经纪讲,让她帮我谈个好价钱。”

 几个Counter offer 的回合下来,房价终于到了我可以承受的范围。再落实一些具体的细节,我就签了合同;后来,在家人的帮助下,我先付清了首付款,同时与银行签订了贷款合同。就在签字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加上地税、管理费,月供近1800刀,已经超过了我月收入的一大半。”

  现在的我不敢随便消费了。吃,能饱就行;住,不敢随便去添家具,真皮沙发漂亮餐桌只能慢慢添置;行,能坐地铁或者走路,就尽量不坐车,幸好这个CONDO周围餐馆娱乐健身都基本可以步行达到;看电影唱K泡BAR旅游基本上也从减少次数到基本杜绝。生活质量大幅度下滑,我成了名副其实的“房奴”,唯一的想法就是:尽早把房贷还完,还自己一个自由身。

  现在已是3月,经济危机呼啸而至。虽然我买房的时候是多伦多房价的历史最高点;但是我买的这个CONDO不仅没有降反而涨了几千块,因为朋友是做地产经纪的,所以从她那里查到一些目前这栋楼的房价。在大众普遍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下,我也只能以此安慰自己,至少从心理上让我的‘房奴’生活有了个心甘情愿的理由。”

20067591112631.jpg
   
编辑手记:其实,房贷还款超过收入50%,一般会带来较大消费压力,降低购房人的生活质量。,除高房价因素外,“房奴”群体的增大,与他们买房时“取大舍小”和不顾自己的实际经济情况有关。

  买房子本身就是一项长期投资,毕竟多数人买房子一辈子就一次。很多人在买房时考虑不周全,或者对于长期负债没有概念,只是觉得首付不算贵,月供工资还够,还能剩点钱。于是买的房子不是超出实际需要的面积,就是超出自身能力范围的价格高的房子。在还贷开始后,原有收入一下子被固定划走一大块。原有的消费习惯一下子变得奢侈,原有的生活消费都必须打折扣,这种心理落差和现实尴尬的无奈会让人觉得供房就像被一座大山给压着,房奴就是这样形成的。

  有人说,银行不负责任,为了多放贷款,没有控制好客户的贷款比例。也有人说开发商不对,盖的多数大户型高档楼盘。其实,我觉得最主要的还应多找找自身的主观原因,不要那么多攀比心态,不要总想一下子就实现有房有车的梦想,就不会陷入这种压力之中。家,就是一个休息放松的地方。现在这个家成了负担,就失去家的意义了。量力而行,才是最重要的。

 
Posted by: Ingrid
Share

The trademarks MLS®, Multiple Listing Service® and the associated logos are own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the quality of services provided b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Used under license. The trademarks REALTOR®, REALTORS®, and the REALTOR® logo are controll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Homelife/Landmark Realty Inc., Brokerage, Independently Owned & Oper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