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9, 2020  

房子比男人重要之 蘇維

对于现代精英女性的定义,早已不再是以武则天和花木兰为范本——嫁不嫁得对人、有没有强烈事业心都没关系,关键是女人自己有没有房子,最简单的道理:男人长着腿,房子跑不了。

00142245be340b561b5253.jpg

苏维是从一场失败的爱情中深刻领悟到,为什么房子比男人重要。

苏维与男友相恋几年,本来生活得还算平静而幸福。苏维在一家电器店做销售经理,她是一个极其要强的人,工作起来比较拼命,所以她的部门基本上每一年都会拿到总公司最高业绩的销售奖项。工作和生活永远都无法平衡,苏维有天临时回家取一个东西,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口多了一双女人的白色细高跟鞋;虚掩的门,曾经熟悉的深深浅浅的喘息声,苏维站在原地,感觉好像在看一场劣质的情欲电影。想了一下,她悄悄关门离开,当天晚上苏维住到了朋友家里,直接打了一个电话要求分手。

因为房子是以苏维男友的名字买的,事实上房子的首付是每家拿了一半。但是当时俩人想着因为多伦多政府对第一次购房的人有优惠,会返2000块;当时苏维还仔细盘算了一下,以后如果买个CONDO投资的话,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还能拿2000块的优惠。虽然事后证明这纯粹是一件丢了西瓜捡芝麻的事情,但是当时苏维并没有考虑太多。

多伦多的物价飞涨,房价高企,随便找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也要将近1千刀。况且房子虽然名字是苏维男友的,但是苏维也出了一半的钱,她决定要么卖掉房子、要么继续住下去,俩人从爱人变成室友,同居一个屋檐下。

顺风顺水的时候,人人都是正人君子。一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会暴露出来丑恶的一面,贪婪而自私。

三个月后,苏维男友忽然向她提出要房租,理由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比较高,所以他也要为自己的生活成本着想。苏维很生气,在分手前,基本上都是苏维赚钱养家,她男友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是做了三个月不到就跟人家大吵一架,有的甚至连薪水都要不回来;苏维冷笑,那时候他就不提多伦多生活成本高的话题了。苏维说,如果交房租,还不如把房子给卖了,况且,谁应该交多少钱房租还不一定呢。苏维男友振振有词,完全否定最开始苏维家里拿了一半首付的事实,还说,“其实,你住在这里和出去租房子不一样的,你看,我的房租比外面便宜。你在外面租一间房子至少要四百元,我只收200元。再说,我给你提供很多外面没有的服务,象修理洗衣机、换个灯泡什么的。”苏维看着这她我曾经爱过的男人,象吃了一个苍蝇一样恶心,他怎么会变成这么无聊、无耻。

23725910.jpg

因为证据不足,首付的钱又说不清楚,指望前男友可以良心发现基本上不太现实。苏维愤怒之下一个星期后干脆搬了出来,决定自己重新买个房子。因为之前买那个房子的时候苏维的工作非常忙,基本上全部都是苏维前男友一手操办,而现在轮到苏维自己亲自来做,才知道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必须做好,否则连改正的机会都没有!

那一阵子几乎每天晚上下班后,以及周末的时候,苏维都在满城地跑看房子。从选地角、选房型、跑贷款;因为房子的地板要重新换掉、厨房有问题要重新装修……苏维工作又非常忙,大概交割后花了整整2个月的时间才弄完。当苏维踏入新家,看着粉刷一新,宽敞整齐的房子,心头感慨万千。原来,房子这么重要,没有房子就没有家,房子是安置我的幸福我的快乐的地方,没有房子,我就没有幸福没有快乐,连我的灵魂都没有寄托的地方!

几天之后,苏维在宽大的King Size的床上惬意的躺着,在高大的书架前悠闲地浏览着,光着脚丫在温润的地板上走着,心中非常平静、舒畅。从此,这就是她的心灵和肉体的栖息之地。苏维轻轻告诉自己,所有的都能变,爱情、婚姻,甚至亲情都能变,唯有我的房子不能变,无论我怎样,它都是忠于我属于我的。我爱承载了我的全部的这所房子,我的家。

200812309291161777802.jpg

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现在越来越多的白领女人放弃了远离了男人,用自己的能力营造了一份只属于女人自己的家自己的生活。小说《青春之歌》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女主角不在家,男主角说“亲爱的,快回来吧,没有女人的家实在不象个家。”其实,在传统观念里,没有男人的家也不象个家。我们习惯的是男耕女织、女主内、男主外,男男女女才是一家人。而在现实的社会中,单身家庭越来越多。尤其是今天,经济上独立、富裕的白领女人,她们在追求高品位生活的同时,也追求一份高质量的爱情和婚姻。可是,在现实中,这第二位的追求却常常落空。于是,越来越多的白领女人选择了自己走一生,这种选择有的是无奈的,有的却是主动的积极的,她们用自己的收入置业安家,过只有女人自己的日子。

褒也好,贬也好,这是社会现实,而且越来越呈蔓延之势。这是在社会发展进步中女人的经济实力提高后必然出现的社会状况。虽然是独行,但只要是自己选择的,就能拥有一个自主的充实的人生。福尔摩斯深刻理解这一感受:“恐惧源自未知。”对未知命运的恐惧理所当然给女人们带来了产生强烈的不安全感,在不安定的生存环境下所留下的敏感和更为实际的生存法则即使是处于女性地位飙升的今天,依然得以保留——换言之,谁能让女人安心,谁就是女人的最爱。

显然,经济压力剧增的时代,就连男人都未免会有不想做男人的念头(变性比例近年急剧飙升),女人更不能一如从前押宝于身边的那些“他们”。而和女人一直有着紧密联系的房子,顺势则成为了男人的替代品。

更何况对于现代精英女性的定义,早已不再是以武则天和花木兰为范本——嫁不嫁得对人、有没有强烈事业心都没关系,关键是女人自己有没有房子,最简单的道理:男人长着腿,房子跑不了。

Posted By:Ingrid

Share

The trademarks MLS®, Multiple Listing Service® and the associated logos are own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the quality of services provided b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Used under license. The trademarks REALTOR®, REALTORS®, and the REALTOR® logo are controlled by The Canad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CREA) and identify real estate professionals who are members of CREA.

Homelife/Landmark Realty Inc., Brokerage, Independently Owned & Operated